河池小吃美食联盟

【零点儿动情夜听】时光匆匆而逝,我依然往前走

零点儿动情夜听 2019-02-10 14:46:21

 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四下瞧了瞧没见可疑之人心里这才安稳不少,松了口气,暗道:“终于逃了出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老子找到回去的方法,非开着战舰把李府夷为平地。” 刚才自己在石屋里,一边用屋内的杂物把门和窗口堵死,一边不住的和李广逗嘴,只把李广气的七窍生烟却丝毫没有办法。 见都堵严实了,我便抽出宝剑来到屋内靠墙的那一边,我之所以要进来就是因为看见这房屋是依墙而建,只要能把墙打个洞就能逃出去,至于墙外是否还有兵丁就要看运气了。把门和窗子堵上是为了防备外边的人看见我挖墙。 来到墙边用剑轻轻敲了敲,找了一个听起来比较薄的地方,运气于剑猛的向墙插去。只听‘噗‘的一声轻响,宝剑直没至剑柄。一愣,没想到自己宝剑竟如此锋利不禁狂喜。不由一阵猛挖,很快墙就被挖的只剩薄薄的一层。 停住手,放出神识观察了一下,墙外果然没人,心里暗喜,暗自运气,手掌向最后一层墙壁轻轻一拍,立刻露出一个可以钻过去的口。一丝月光撒了进来,我一阵激动。 正要钻过去,忽然心里一动,回过身把李嘉豪的身子搬了过来使他的脸朝向这边,让他能够看清洞口。看见洞口的李嘉豪眼里立时露出一阵惊讶,紧接着露出焦急之色。 我用剑拍了拍他的头,道:“呵呵,想捆住老子?门儿都没有!怎么样,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这话立时让李嘉豪露出疑惑之色,显是不明白为什么要让他跟着一起走。我又拍了拍他脑袋,说道:“笨啊!我是见你在这里可怜,跟着李广那家伙混只能被抓的份,不如以后跟着我作我小弟,保你吃香的和辣的,怎么样?跟不跟?” 说完冲这李嘉豪一阵得意的笑,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我怕是已被李嘉豪杀了几次了。李嘉豪对我怒目而视,气的只想吐血。可偏偏又动不了,最可恶的是连嘴也不能说话。只好死死的盯着我,一脸的怒气不言而喻。 “乖宝宝!既然不想走那我只好自己走了,拜拜了您”说着从洞口钻了出去,飞身而去。留下李嘉豪一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飞身而去的我。 安全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找小虎他们,辨了下方向往秦氏兵器行奔去,还好进城逛街时曾看见过所以知道方向。 飞奔中的我忽然想起一事不由停了下来,我那对麒麟还在红莲那里,至冲红莲来后我那对麒麟就在红莲的用美食的诱惑下投靠了她,说也奇怪连小虎他们都不怎么搭理的麒麟却对红莲极度热情,搞的我都有些嫉妒,昨晚更是被红莲用牛肉干给勾引走了。 算了既然它们喜欢就随它去吧,跟着自己也不甚方便,想到这又展开身形飞奔了起来。正跑着忽听前面一阵兵器交加之声,暗道:“怎么这种事情竟让我碰上?还是少管闲事为好”想完转了个方向,想从事发第的旁边过去。 这人要倒霉和凉水都塞牙,刚过去没多远又看见前面有人在打架。心道:“这京城治安怎么这么乱?满大街的有人PK,怎么也没人管?”刚想再次转身躲过,忽然场中一个身影吸引了我,不由仔细关瞧。 细瞧之下顿时吃了一惊,场中竟有两人是我认识的。一个竟是五虎岭遇伏时对方带队之人,另一个竟然是娜兰,看见是娜兰我心里竟没由得的一阵急跳。 场中分为两个战团,一个是以那五虎岭劫镖之人为中心有四人围着奋力厮杀。虽然被围但这人却奋不怕死,竟是以命换命的打发,惹得旁边四人哇哇大叫一时竟拿他不下。


  叹时光总是不留人,昨日的我还是小女孩,今日却又不一样了。


  时间啊,真的是一个可怕的数字,我总是不敢相信,20几年的光阴与岁月已经悄然远逝,谁又曾记得昨日的自己说过什么样的话,做过什么样的事。



  我想到,如果有一个物质的载体,我们又怎能忘记从前的自己,比如说,是一本有岁月痕迹的书,是一首动人的旋律,是一部未看完的电影,是一件过气的衣裳……这些都能带动起我们心中的情绪与感伤。


  这个世界,每一天都在千变万化,地点还是从前的地点,可是今日的风景却与昨日的不同,岁月带不来什么光景,有的只是变化。



  是啊,我们都不一样了,唯一能够真正让人记住的那也许就是自己放在橱窗里那一本有了年龄的书。人在变,心情在变,思想也在变,那不变的是什么呢?也许是人们心目中的信仰,也许是坚守的真理与永恒,还是伟大的爱情、梦幻的过往,这些我不得而知,我知道的是自己的心……


  我们曾说,将来的自己要做什么?可是现如今的我们是否真正遵守了儿时承诺给自己的诺言,还是那不过是过去的自己说的玩笑话。



  生活是一把尖锐的利剑,带走了我们昨日的欢笑与喜悦,留下的是沉重的枷锁与无奈。


  也许我不应该这样的感伤,我应该庆幸自己我已经足够幸福了。我想这些就已经足够了,我总是很容易对身边的一些小事感到满足,时间虽留不住,我总能坚守住骨子里的那股骄傲吧!



本文大概

685

读完共需

5

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