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池小吃美食联盟

「听风,看雪」第四章-第五章

小丑的故事屋 2019-06-11 12:56:43

    

「突然好想你,你会在哪里」

你怎么不上天



因为现在是秋季,所以我们选择了风光最美的进藏线之一的滇藏线。经过几个小时的轮流驾驶后,我们终于从广州来到了南宁,而月亮也逐渐代替太阳缓慢升起。


我把车子停好以后,轻轻地推了推身旁的王可馨,对她说道:“天色已经开始慢慢阴沉下来了,我们今晚就在这里休息一晚吧。”


王可馨慢悠悠地伸了个懒腰,又四处张望了一下才慢悠悠打开车门往酒店的方向走去。


办理好入房手续后,她便先于我进了房间,想必是去睡个舒服的美容觉去了。我也没去打扰她,我回到自己的房间,马马虎虎地洗了个澡, 然后拿起手机在决定要不要玩一下游戏的时候突然又想起了我烟抽完了,便穿好鞋子出去买烟顺便看看南宁的夜景。


当我经过王可馨房间的时候,我敲了敲门,想告诉她我出去闲逛一会,让她有什么事打我电话或者微信找我,结果我敲了好一会儿都没反应,便放弃了这个念头,然后用微信告诉她我出去了。


我在附近的烟草店里买了一条十块钱一包的双喜软装经典,因为我怕抽完了以后在服务区会买假烟,又因为王可馨不太喜欢烟味,所以我也没有买平时自己抽习惯的万宝路混合型香烟,相对于普通香烟混合型的味道会更重一些。


在逛了好一会之后,我在一间酒吧门口停了下来。在大学的时候,我也有去酒吧喝几杯的习惯,后来由于夏岚的缘故就在也没有去过这些地方,直到我们冷战后,我才再次去接触这个能让人们醉生梦死的地方。


在我决定准备走的时候,我好像隐约地听到这间bar里的驻场歌手在唱着歌,出于好奇的我拎着香烟跟随音乐走了进去。


突然好想你 你会在哪里 过得快乐或委屈

突然好想你 突然锋利的回忆 突然模糊的眼睛

我们像一首最美丽的歌曲 变成两部悲伤的电影

为什么你 带我走过最难忘的旅行

然后留下 最痛的纪念品

我们 那么甜那么美那么相信

那么疯那么热烈的曾经

为何我们还是要奔向各自的幸福和遗憾中老去

突然好想你 你会在哪里 过得快乐或委屈

突然好想你 突然锋利的回忆 突然模糊的眼睛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

最怕回忆 突然翻滚绞痛着 不平息

最怕突然 听到你的消息

最怕此生 已经决心自己过 没有你

却又突然 听到你的消息


当我拎着一条香烟走向吧台后,调酒师很友好地向我推荐着他这里各式各样的品种酒。他的热情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但我还是只点了一瓶哈尔滨啤酒。结果更出乎我意料的是这个调酒师竟然演了一出360度的变脸好戏,原本友好热情的他直接来了个大黑脸然后态度很恶劣地把啤酒递给了我,最后还一边一脸嫌弃的看着我一边和他身边的妹子小声地在说些什么,也许在说我的坏话,又或者在调戏着人家说别人胸大。


可能是看我拎着一条烟过来以为我是个大款,结果我却只叫了一瓶啤酒,我想他可能是这个月的月季还没达标,情绪才会这么的波动。所以我也没去和他比划什么,而是静静地喝着我的啤酒,静静地听着这首和我现状很相似的《突然好想你》。


是啊,不知道夏岚在离开我之后过得怎么样,有没有过上想要的生活,我是真傻,这才分开了几天,想必也没有多大的变化吧,也不知道她在无聊的时候会不会也跟我一样还是会想起对方。


我一边喝着闷酒,一边看着在这里扭动着腰肢的女人们,又突然想起曾经哥几个也坐在某个角落在评价着这些女人,说哪个胸大哪个腰细,说着说着夏岚就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然后就在大庭广众之下我说不务正业之类的话,从那以后直到和她冷战我都没有再去过酒吧,而恰好就在那一天,我某个朋友就再酒吧里遇到了一个贵人,以至于他现在都是一帆风顺,如果当晚我没被夏岚拉走,那个或许就是我的贵人,也不至于我现在这样,但我不怪她,因为这世上根本就没有如果,而她也没有预知能力能预知到当晚会有个贵人。


那个驻唱歌手又唱了几首歌后终于可以下来休息,而我在这个没音乐的间隙也想抽根烟缓解一下情绪,却又怎么都找不到打火机,我想去找别人借,又看到自己已经喝光了的啤酒,才想起我他妈还没吃饭。


离开酒吧后,我在附近随便找了一家螺蛳粉叫了一份吃了起来,等待的过程中我看了看手机,没有任何的消息,就连王可馨都没有找我,难道她还没睡醒吗?我不知道她喜欢什么口味,就按照自己的口味,给她叫了一份打包回去。


回到酒店,我在王可馨房门又敲了好一会儿都没有任何的反应,我又拿出手机找到她的号码拨了过去,结果传来的却是暂时无法接通的声音。她不会出了什么事吧,我开始有点慌,然后我立马去咨询台询问,在去的路上我还一边祈祷,这才第一天你可别给我出什么事啊!



5 沿途风景



第二天早上我被敲门声和手机铃声一同吵醒,我不耐烦的拿手机看了看,看到是王可馨后才缓慢地起床缓慢地洗漱,然后才打开房门让王可馨进来。


王可馨一头撞进来,人还没站稳,就开口喊道:“你这人,怎么这么……”


“你是猪吗!!!”她还没说完我就冲她大声吼了一句。


王可馨似乎被我的突然吓了一跳,愣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什么我是猪,你才是猪,敲了这么久的门你都不来看门。”


说完她又往垃圾桶看了看,继续说道:“好啊你,自己出去吃东西,而且还打包了都不给我吃,害我昨天饿了一晚上。我不管,一会你要带我去吃柳州的螺蛳粉,我还没吃过正中的螺蛳粉呢。”


“你还好意思说?昨晚给你发微信你不回,敲门也不应,电话还打不通,不知道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还想让我请你吃,门都没有,呐,垃圾桶里面的就是本来给你打包的,你去翻翻看,或许还有点汤汁。”我指了指垃圾桶对她说道。


“你傻啊,昨天的那个时间我们应该还是在飞机上的,所以我手机才调了飞行模式避免穿帮,真的是笨哦,反正我不管,你一定要请我吃,现在就要。”


我很好奇她一个富家女为什么会对螺蛳粉这类的食品有这么大的兴趣,但我又不敢多问,避免说多错多,因为我说不过她。


……


帮我们退房的小姐姐竟然是昨晚我询问过的小姐姐,奇怪的是她不断的在跟我打眼色,我不明白她什么意思便皱了下眉头示意不知道她想说什么,然后她又斜眼看向正在看朋友圈的王可馨示意些什么,我们用眼睛比划了好一会儿发现完全无法沟通后,便打算放弃。


而王可馨也开始有点不耐烦地说道:“你们眉来眼去的做什么,退个房怎么那么久。”


这位小姐姐一边把押金退还给我,一边解释道:“小妹,你误会了,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会吵架,但是我看得出来你男朋友很爱你的,你不知道他昨晚找不到你他有多紧张,拎着外卖冲过来瞪着眼问我301的那位小姐是不是出去了,去哪了,他怎么找不到你。那外卖的汤水撒得我一地都是,还好你特别漂亮我才记住你没出过房门,不然估计他得把我这店都给拆了。”


王可馨还一脸懵逼地问道:“什么男朋友?”


“走啦,女朋友。”同样懵逼的我一把抓住王可馨的手往停车场走去。


……


当我以为这个梗要过了的时候,王可馨突然“哦”了一声笑道:“原来刚才那位小姐姐说得男朋友是你啊,噗哈哈,她怎么会以为我们是情侣呢,脑洞可真大。”


“估计学美术的吧,艺术生脑洞都大。”昨晚的事儿确实有点丢,所以我试图扯开话题,不让她继续探讨下去。


“唔,学美术的怎么会在酒店上班呢?难道这是她家的店,她只是放假过来帮忙看店的?”


“我靠,你的脑洞更大。”


“啊哈哈哈哈,不过你那么紧张我干嘛,你不会看我这么青春漂亮又有活力就喜欢上了我吧,大叔。”


“去去去,少在那自恋,压根就没有她说得那么夸张,而我也只是怕你万一出了什么事,我无法跟你父母还有乔东交待,仅此而已。”


“切,我觉得你就是喜欢上我了,啊呜,冲啊!”王可馨突然的加速差点没把我的螺蛳粉都吐出来。


“我操你,开慢点儿,你是不是想把我这几小时之内吃的三碗螺蛳粉都吐到你身上去。”


“哈哈哈,我偏不,你要看吐到我身上,我就让你舔回去。”


今天的路程比较遥远,因为我们把目的地定在了大理,起码要驾驶十几个小时,可以说是特别累的,特别是王可馨这么一个小姑娘家,我们也很配合的轮换着开,特别累的时候就在服务区多休息会儿,王可馨的手机偶尔还会有来电,不过都被她不耐烦的挂掉。我们就这样一路互相吐槽,终于来到了大理,我们在大理古城附近的客栈落脚。


因为王可馨说她不想让家人知道她是自己开车过来的,不能在这些景点逗留太久,要尽快去到拉萨拍个自拍报平安,所以我们也没有来得及欣赏大理的风花雪月,就在客栈休息了一晚,第二天随便参观了一下大理古城,便继续赶路。


随后我们又去了丽江古镇感受了一番柔软时光,又去了虎跳峡,还有香格里拉的普达措公园,林芝。


最后我们决定以林芝作为最后的站点休息一晚,明天直接到达我们的目的地“日光之城。”


当我们以为可以很顺利的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我们的车却因为打滑而陷入了雪坑,起初我们还以为没什么,甚至还互相自拍了一下,来炫耀我们的“壮举”,可是当我们无论怎么在车上开火,人怎么在车上推,都开不出雪坑的时候,我们开始慌了,在这冰天雪地的路上,天色已经慢慢地暗去,一望无际的道路毫无人烟,这时我们的鞋子和裤子都因为长期站在雪坑上而起全湿了,手脚更是冻得冰紫,已经开始又了疼痛敢。


“大叔,我们该怎么办?如果没人经过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王可馨开始呐喊了,可能是真的怕了。


我没有理会她,而是回到车上继续寻找,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能帮我们脱离苦境,可是在我无论怎么找都找不到有什么能帮我们的时候,我也逐渐开始有点害怕,而且此时此刻的手机也没有任何的信号,但是为了不让王可馨太过于担心,跟她说道:“你别喊了,没用的留点口气吧,这里海拔高,你回车子里取暖。”


“那你呢?”


我有点无力地从口袋抽出烟盒,对她说道:“我在这里看着有没有人经过,你关好窗户开暖气,别让风进去。”


不知道是不是海拔高的原因,打火机怎么打都打不着。


“海拔高你还抽什么烟?打不着就别抽了。”王可馨上车后冒出个头对我说道。


“我想抽上最后一根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