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池小吃美食联盟

救狗记(二)

行走的法律 2019-03-13 14:30:09

3


“老杜,你到底愿不愿意去看一下那只流浪狗狗?” 饭后,妻一直不停地追问。我瞅瞅了外面乌黑的天,北风刮个不止,气温明显比白天降了很多。

“明天,不行吗?这么冷的天,出去你要是感冒了怎么办?“我看劝阻不成,心生一计,”你要是感冒了,明天可就不能去上班了,你不去上班,会被扣钱的。“

我本以为,一提到钱,妻就会打退堂鼓了。

平日里,对待工作,妻简直就是一个劳动模范,一年到头,从来不会迟到,更不要说缺勤不上班了。甚至在我们结婚的时候,她都不愿意请太长时间的婚假,哪怕是法定假。

妻的原话是:”在家也没有太多的事,还不如去单位上班”。

是啊,就是这个没有太多的事,让我对她颇有点不悦。

前年,我们打算回家过年,我在单位都和领导请好假了,打算和妻一起提前两天回老家,也能避免春运的拥挤。结果,她死活不愿意去请假,还说什么“请一天假要扣一百块钱”之类的话。

我真是醉了。

后来,我才知道真相:她是不愿意回我们老家过年。这个,后来,我也理解了。

这次,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们不谈友情,不谈爱护小动物,我们只谈钱。

妻一听到我说如果出去看狗狗有可能会感冒有可能明天上不了班有可能被扣钱,她怔了一下,然后风一样的跑到了卧室,就听到里面一阵拖拉开衣柜的声音,我还在纳闷间,她又跑了出来。

我一看,吓了一跳……

妻外面穿一件超厚无比的长款羽绒服,下身套了一条巨大无比的棉裤,把羽绒服的帽子戴上后,外面又系了一条厚重的围巾,手上一副带索索的棉绒毛手套。

这装扮,活脱脱一个东北老娘们,笨拙地像一头熊。

“这样不会感冒了吧”妻沉闷的声音从紧捂着的围巾后面发出。

我乐了。

妻的这一套行头,是前年我们回老家过年时买的,考虑到我们华东地区冬天特别冷,担心妻受不了,就置下了这么一大套冬天的“装备”。在重庆的冬天,这些棉衣棉被根本用不着。

妻又跑到入门的鞋柜前,拿出了一个大鞋盒子,从里面翻出一双高帮雪地鞋,直接套到脚上。

“怎么样,这下应该不会感冒了。” 妻开心自信地说。

是啊,这样子,就是到了黑龙江也行了。

有时候,女人是一根筋的动物,要是想去一件事,克服任何困难都要达成。在这种情况下,不要期待去和她晓之以理,让她放弃。比如:妻爱逛街,可就是不买或很少买。我很不解,这很不符合男人的行事风格。

“你逛街也不买,多累啊,还不如在家休息休息。”

“我是在休息啊,逛街对于我来说既是休息,也是锻炼身体。”妻解释,“我不能老是呆在家里,那样会对身体不好的。我逛街,要走很多路的,这还不是锻炼吗?”

“那你逛而不买,岂不是很无趣?”我继续不解地问。

妻白了我一眼,“所以说你们男人的思维要不得,谁说逛街就一定要买。逛街是保持自己和时尚永不脱节,看上的东西太多,并不是你看上的都是适合自己的。”

妻喝了一口水,继续给我普及,“看上的说明这个东西是美的,但美的可能很贵,就不一定适合我了。便宜的可能也不错,但又不适合我。你想啊,我这个年龄了,不能穿得太差,也没有实力穿得太好,所以我要逛街去挑选啊,还不是你挣钱不多,要不然,我也……“

像这样的歪理,平日里妻没少宣讲。

这次,我试图以扣钱来阻止她疯狂看狗狗的企图要失败了。

”好吧“,我退让了,”那我们快去快回“。

”好老公,好有爱心的老公“,妻一下扑到我身上,刚拆包的羽绒服刺鼻的味道让我打了一个喷嚏。

”老杜“,我知道,妻很少喊我"老公“,要不是非常生气的时候,要么是她有求于我的时候。现在,事情已经被她摆平了,昙花一现的”老公“才叫了两声,立刻就恢复到”老杜“了。

我也懒得和她理论了。只想着尽快结束。

此时,我有点恨那条流浪狗了。

”老杜,你等一下,我得把你冬天的羽绒服也拿出来。你可不能感冒了。“妻一股风地跑到卧室,又是一阵翻箱倒柜。

一会儿,两头熊就杵在客厅里。

阿汤不知所措, 不知这两个妖孽要做什么,只能一直汪汪。


4

又经过一阵忙碌,妻收拾了一个大袋子。我拎了一下,很沉。

”你都装了些什么啊“?

”也没有啥,都是必需的“,妻像是炫耀地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件又拿出来,摆在客厅里。

”你看,这是牛奶,这是桶装水,上面我还写了字,“请随时给狗狗添水”,还有一袋狗粮,两只不锈钢的碗,一个可以用来喝水,一个放狗粮。不能用塑料的,致癌……“

致癌?

想得太仔细了。

阿汤看到摆在地板上的都是它的东西,还以为给这货吃的呢,开心又开始要圈圈了。

”还有,这些牛奶,也要在上面写上字,’请不要捡拾,请及时给狗狗添加。“妻没有注意到我的表情,继续自顾自地说。

我问:”要不要再给狗狗找个女朋友,它一个,可能有点孤单。“

”好啊,好啊“,妻说,”只是急找不好找。“妻抬起被捂得严严实实的脸,有点遗憾地说,突然意识到什么,”哦,那还是不要找了。我们先去看它。“

天,干脆把狗狗接回家算了。

妻又开始把散丢在地板上的东西一件件又放回大袋子里,说:”不能接回来,狗狗要打了五联的针,办了证之后才能接回来。"

她好象知道我的心思。

我感觉,妻有时对待我就像对待阿汤一样,关心我的饮食起居,事无巨细,必须要按她的安排去办。我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该吃什么水果,何时服药(有一段时间,我血脂有一点点高),她都一一记在心里,稍微过了一点时辰,她就会不开心。这可能与她的职业也有点关系。

就连我们开车出一个不算太远的地方,出发前她一定会在家里做个计划,带什么,不带什么,出去玩的这两天的水果、牛奶、点心、抽纸,拖鞋、浴巾、洗脸的,抹香的……瞬间把后备箱装满。

有一次,同事搭我的车回家,一路上,他不无感慨地说,“杜哥,你的车就是一个移动的厨房,应有尽有”。坐着车里,手及之处,不是牛奶就是水果,翻开收纳袋,不是牛肉干就是瓜子糖。还好,车里,妻还给我留了一小块我闲下来放书和报纸的地方。平常,接她等她时,我会翻看一会。

可是前不久,在车里,我找不到我的《诉讼调解指南》和《人民法院报》,取而代之的是《新女报》和《男人:你对女人的十大误区》。

此处,省掉想骂娘的一万句话……

妻这个人,优点和缺点都极其明显:最大的优点就是没有明显的缺点,最大缺点就是没有明显的优点。对人特别是对于外人,五讲四美三热爱;对于家人,好象就一讲一美一热爱,没有温良恭俭让,只有重庆妹儿直来直去,直捣黄龙。典型的刀子嘴凉粉心,家中事她做了,嘴巴上还把人得罪了。

像今天晚上,能这样跟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明之以事,喻之以物地泡嘴皮子,实属难得。

其实,我知道,她才不想一直做我的思想工作。要是白天,她保准早就一个人去看狗狗了。

因为,她怕黑。

哈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