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池小吃美食联盟

路越走越远,文章越写越长

诗龄华隽文化传媒 2019-03-13 14:16:40


不给放两首,还有首《说散就散》,大家自己耳补或者上酷狗听


路越走越远,文章越写越长

文|编辑|芳沾秋砚


时间一不留神就溜进了四月,写篇日记证明我来过,俺在此。

这篇文章可能会有点长,大家看不下去就不必勉强自己看,多划拉几下也会到底的,退出也行。

最近事情特别忙,接了阿晨师哥书院的古诗模板,太多了,70多首,每首风格排版都要不一样,又要得急,熬了几天夜终于即将“竣工”,不料又有一些歪歪扭扭“复复杂杂”的教材要设计……还有个技师学院的宣传文案,谁都是说很急,恨不得交待完任务马上就可以拿到成品,不过我对这种可以卖弄小才的事情是从来不会袖手的,干了先,钱给多给少没有约定俗成的,事后咱再慢慢聊……唉,生活不易啊,不过我搞我这个自媒体工作室好像还挺有成效的嘛,没怎么做宣传也可以接到这么多单子。好像什么事我都做,什么案子都接,没办法,会的多,干的杂,聊以糊口。无论去到那里,或是旅游,或是回家,有台电脑和wifi就可以上班,不开心了就不接单,高兴了就约个朋友拍照,编辑个图文,很自由,不过没有什么稳定的保障,但我觉得没有关系啊,我又没有女朋友(伏笔来了),自己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没什么压力,可以一边玩情怀一边挣钱,反正这段时间我是用来经历故事的,经历越丰富越好。哦,刚想起来我可能要去个公司上那么一两个月朝八晚六的班,对我这种生性散漫的人来说不知道是个良好还是恶劣的开端。

最近老是失眠,做做单子到凌晨,然后一首歌单曲循环通宵。

扯到哪了?点下题先吧,一看这种长长的题目和这种俚俗的表达就知道这个肯定又是篇“闲扯文”了,本来这篇文章是想去趟丽江回来再写的,因为路都没走怎么远啊?丽江这种地方肯定是要带个师妹去才有意境,但是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啊,之前和某位师妹约好一起去的吧,她也答应了吧,但是前两天她自己一个人或是和她朋友一声不吭就去了,我有点不愉快,也没什么心情去了,下次再说,现在先把这篇文章写了发表。这种纯粹是为了扯淡的东西我也称之为“文章”,好像有点没羞没臊的,不过我乐意,而且之下也会继续称,我写和发表文章从来都不是为了给谁看的,也不是用来争名逐利的,如果偶尔可以捞两个润笔沽酒我也不会介意,高兴时写一下,不高兴时也写一下,用来记录点事情宣泄点情绪,有时候就是纯粹当作一个情绪垃圾站,一些糟心的事情如鲠在喉,不吐不快,要表达和发布出来在心理上才过得去,才能舒坦点,其实就是和大家的说说性质差不多,只不过我单篇的“说说”内容比较多而已,QQ空间一次性也放不下那么多字,微信公众号倒是个很好的载体,没什么限制,写多长都行,还可以加首歌编个动效啥的,挺好玩。我写这种文章一般没有什么逻辑可言,也没什么营养,想起什么扯什么,坚持写作也是为我这点小才能不至褪丧而已,倘若偶然能憋出句把两句稍微值得咂摸一会儿的话那就算老天赏饭了,万幸,万幸。这种“闲扯文”或者干脆叫做“扯淡文”,我以前从来没见有人写过,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原创,就算是的话我也不会拿去申请专利,这种文章如果能够被成为一种文学体裁风靡起来那就wonderful了,别想了,无厘头。灵感是老天爷跟你说的悄悄话,但是老天爷很忙,不会和你说第二遍,所以每当老天爷叫你附耳过去告诉你如此这般时,你要及时记录下来,还要适当提升点自己的想象力,说到这我想起高中写的一篇作文,《奸雄的忏悔》,是个话剧剧本,脑洞大开地杜撰了曹操临终前和贾诩的一番对话,“屏退左右”、“世人骂孤”、“已到濒死之限,统一大业,俟后嗣徐图之吧”、“兵者从来都是诡道,大王不必太过自责”、“诺诺诺”,半文言半白话被我玩的很溜,文白相杂在很大程度上也成为我的写作风格,我当然知道这种风格不太好,但是,我乐意,我有足够的脑细胞去区分它们,或者可以把它们转化成纯文纯白的表达,但是性情到了杂就杂吧,一字不改。上面那篇作文在当时好像还得了挺高分,被语文老师表扬了,我也挺怀念的,但是“原著”不知丢哪了,也不知道语文老师那里有没有档案,有的话我想去把它偷出来。中学多好啊,看了那么多书,写了那么多作文,作文写得多是被应试教育逼出来的,看书是自愿的,曹雪芹、施耐庵、吴承恩、罗贯中、蒲松龄、鲁迅、沈从文、梁实秋、老舍、雨果、巴尔扎克、托尔斯泰、莫泊桑、福楼拜、莎翁笔下生动的角色和情节经常在脑袋里面打转转,现在反倒书看得少了,很多写作的内容点都是在啃老本。我发现大家也挺有写作潜质的,你看你们一天发那么多说说是吧,把它们全堆搭在一起不就是一篇文章了,如果觉得不够长,就翻翻以前的,全部拷贝一下过来就好了嘛,而且你们发的东西我一般都看得不是很懂,说明还是具备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的,你们要相信你们写作的才能是与生俱来的,但我却得要很努力去积攒和拓展这些才能,做这些事情我不是想赢得哪位领导老板的赏识,我更愿意获得哪位美女师妹的青睐,能够通过我让她们心生对才华的爱慕,然后觉得应该多去读读书了,把自己培养得优雅一点,但是我发现有些人特别是一些小女生啊,什么都不懂什么也不会还整天没心没肺趾高气扬地认为自己很有个性,不知道什么叫尊重,有礼貌和有个性不会在一起打架的吧,唉,我自己本人都那么多尿性,有什么资格去批评人家呢,人家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愿意怎样关我什么事,抱歉啊,抱歉。阮籍狂啸出行,无路可走时而还,这种狂人、疯人、癫人、对社会进步没有任何用处的人,但人家会写散文会写诗的哦,特别有才,你看历史有亏待过他吗,讲到他都是赞美成风流人物,所以依心而行很重要。

记点事。前几天请假去鹿寨上智恩师那写字,本来不想去的,怎奈师命难违,被叫去准备市里双年展的作品,我也硬着头皮认真了一阵,让恩师觉得我这个家伙还不是那么无药可救。我现在临帖还凑合,创作水平就实在太烂了,估计拿去投展也是炮灰,不过恩师对我的表现还是挺满意的,发了几个顶呱呱的表情给我,像夸小朋友一样。晚上和他去吃宵夜,一股劲给我“洗脑”:“开班啦去什么广东,天天对着电脑头发都掉完去……”顺便举了几个师兄弟姐妹成功的案例:“你看那个那个,一百多号学生,一个月上八天班,都可以买房了,你还去打什么工。”讲得苦口婆心,在情在理,我竟又无言以对……虽然我有点不听话,爱瞎搞,但是师恩重于泰山,得铭记永恒,估计以后再也碰上这样的老师了。晨师哥说他这次投资成功了就给老师买辆车,前一句话也是他说的,我同感,稍微演义一下化为我用。在鹿寨书院碰到几个阿姐,但她们都得称我为师兄,其中有个阿姐很意思,她见我写字就俯身过来跟我搭讪:“帅哥,字写得那么好呀,给你介绍女朋友要不要?”呵呵,我笑了,心想出来混了那么久终于碰上件有趣的事情了,“好啊,当然好了!”然后她翻出了她侄女的照片,说“肥水不流外人田”,事情果然变得更加有趣了,哇喔,这姑娘长得真漂亮!我已经设为手机锁屏了,阿姐还叮嘱我好好追哦,为了回馈她的“知遇之恩”我帮她设计了一款签名并且答应追到她侄女以后请她吃大餐。我有预感这姑娘以后会成为我老婆,好了别瞎猜了,还没追到,是我女朋友之后我肯定会好好对人家。各路英雄豪杰有什么高招请提点一二,老易这家伙在电话里信誓旦旦地说怎么怎么的给我当僚机,到了真需要他的时候居然搞什么读诗会去了。好了不说这种,大家只要记得我对那姑娘是真爱就行。

讲讲感情史,给你们制造种类似偷窥别人隐私的满足感。以下高能慎入,不想看就往下一直划拉,我已经说过了我写东西不是为了给谁看的,在上文,好好找找,找不见就算了,但你要懂。最近在生小师妹的小闷气,我粘了她那么久都没见有什么实质性动静,总是不冷不热,爱答不理的,她也知道我看上她了,总是奢望她能主动关心一下我,但是没有但是,谁叫我以前是个混蛋呢,唉,算了,毕竟我也不是她心中那个可以成为她的远方的人,一个心里没你或者说对你满不在乎的人你对她怎么样都是没用的,人家又不稀罕搭理你,我也不想干那么多矫情的事了,该放开就放开,心累了,有些人,说好的不联系,就是对彼此最好的尊重,这些是一直以来都懂的道理,现在是在一些切实的场景里切实地体会了这些道理。从此你发你的说说,我写我的文章,偶有交集那就请去唱歌吃饭,只当作师兄妹间纯纯白白的情谊。我曾经也是个小男孩,轻浮,混蛋,估计现在是有点遭报应了,估计被我伤害过的女孩子也不屑接受我的致歉,我只能祝愿她们过得幸福,算是对自己的一种救赎吧,不过我真的有很喜欢过一个女孩子,后面不知道怎么样相互暗示然后就分手,刚开始没觉得怎么样,可能也算是我众多类似的情况之一吧,后面就不行了,伤心了很久,我没有她的照片,没有她的礼物,没有她的空间权限,但我知道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她皮肤白皙,戴副黑框眼镜很好看,好了点到为止,不然万一一不小心被她看到了我觉得她会更加嫌弃我,有些话一语道破不好,留下隐约朦胧就可以,你们有兴趣可以猜,猜谁都行,但愿是你们想要的答案,但是我永远都不会告诉你们结果,就连“你们”,也是我假想出来用来与自己内心对话的对象,和“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的“客”的角色设定一样。过去的就过去吧,稍微纪念一下只是想让这段感情不至于那么苍白,之后也不可能重提了。啊?什么?你们说那姑娘看到这里的内容会不会生气,估计等到我把她追到手成为女朋友这段时间周期本篇文章早就被很多篇文章给覆盖掉了,而且我再跟你们强调一遍我对那姑娘是真爱。

俊哥结婚了,我不能天天或者偶尔去他那里撒泼吐槽了,老易准备结婚了,我不能经常或者偶尔去他那里蹭餐吹牛了,黄总准备结婚了,见面的机会也少了,阿色(大学舍长,我给他发明的浑号)准备结婚了,好吧,这家伙一次也没叫我去他那里吃过饭,我也不太爱去打扰人家的生活。这些案例太多,等等等等,不便一一列述。

我这个人虽然平时吊儿郎当、不着边际的,不过我还是很重感情的,谁对我怎么样我也心知肚明,看着这些曾经一起玩的很好的朋友们现在都有或者即将有自己的家庭或者其他新的生活然后与我渐行渐远甚至以后可能格格不入时,我还是很落寞的,但是我想在这里祝福他们。他们正在准备买房,挣钱呀挣钱,借钱呀借钱,想着怎么快快的着急的解决一些物质基础。不是我夸口,某个特定的时间我挣的钱比他们小两口同时期加起来都多,但是人家的持久力比我强,我只是偶尔爆发一下而已,而且又是挣多少花多少,存不了款,所以不具有什么可比性。

我有时很羡慕他们,能够举案齐眉的共同奋斗,过点小日子,相爱相偎,有个贤惠的陪伴,我这样说也不是说有多么多么渴望爱情啊,不然会显得很肉麻,柳州话叫做nen。他们也说很羡慕我,自由不羁,无牵无挂的,我也听不出来是真心还是调侃。这就像“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城外的人想冲进去”,我估计方鸿渐也是一个对社会进步没有任何作用的人。

我总想着有个女朋友之后我的生活再正轨起来,然后上进心爆棚,没有女朋友时怎么着都行,这样就会更加没有女朋友,陷入这个这恶性循环中不能自拔,我最讨厌的一件事情就是看着阳台上只剩下好多空空的随着风抖来抖去的衣架然后有个极其邪恶极其伤天害理的声音在耳边回绕:“老弟,该洗衣服了”,好的吧,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去洗衣服了,我已经穷得没有办法再买一台洗衣机,就算有洗衣机洗完甩干然后还要亲自拿出来晾这也是一件让我非常厌恶的事情。而且每天只会去同一个公园散步,每天就只吃两餐螺蛳粉,卧槽,这样的人还想找女朋友。

《前任3》花了两个小时来讲一个分手,我花了那么长的篇幅来扯一个淡,异曲同工啊,但也没见谁给我19亿,不管票房还是稿费,都是钱嘛,一个钱字,困倒了多少英雄好汉,这年头长得帅和有才华没有用,没钱什么都是扯淡,更何况我什么也没有,我喜欢说自己才华横溢,也喜欢说自己志大才疏,这样会不会很矛盾啊。说自己才华横溢时多半是在吹牛逼,说自己志大才疏时就是现实,现实啊现实,真正有才华的人多了去了,我的这些小才华拿去喂蚂蚁都喂不饱,有时候我就觉得自己就是个在炙锅上焦灼地爬来爬去的蚂蚁,又被现实的车轮碾来碾去。我会用一些有故事,有内容,有文采的歌词歌曲来作为背景音乐,有些还是和文风很搭调的,或者好听的也可以,大家有推荐吗?才华横溢啊志大才疏啊,这个世界哪里有那么多有种的王侯将相,小时候总是梦想自己可以成为在政治舞台上叱咤天下的英雄,和三国里的风流人物一样,现在想想是多么可笑,毕业后想成为在商界呼唤纵横的人,现在想想又是多么可笑。做点自己喜欢的事,修建好自己的码头就好,在《奇石》旧文里说过,你若盛开,清风自来,算是引用再引用,我喜欢在我的文章讲一些道理、规划一些事情用来作为行事指导,然后尽量一一做到。

这年头谁不是在装模作样、煞有介事的生活,从装模作样到有模有样我也算你渡到彼岸了,真正率性的有多少人?我如果能遇到一两个就算中大奖了,知音很少,同道很少,我不知道我在这条固执且孤寂的道路上能走多久、能走多远。不要以为文章写得长的人就是个疯子,这仅仅是他们“说说”的内容和长度而已,不然你叫那些作家怎么活,那些作家不仅能活,而且还能活的好好的。你被一座城市伤害过,希望下一座城市能善待你。你有小才华但不求上进。你终究还是个混蛋并没有用处。没人夸奖你就不写诗了吗?别人看不起你就不活了吗?我虽然不怎么热爱生活,但我是会珍惜生命,同时会去劝导别人热爱生活,不过这次就不给你们打那么多鸡血了,优秀的人总是很优秀,要让一个悲惨的人有一点安慰你需要举一个比之更悲惨的例子,我没有你们那么肯拼搏,肯上进,光凭这一点你们就可以在我身上获取到优越感了。何况我还在本篇文章那么多地方剖析批评了自己那么多缺点。

要学的东西很多,学不会的也很多,庄周先生说:“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矣”,大家可以好好去理悟一下这句话的原意,庄子是个聪明绝顶很有智慧的人,我很喜欢读他的东西,我只是不知几千里长空、八百岁大年之外又为何物。

因为一些家里的事情过于烦恼,一下子买了几包芙蓉王一下子就抽完了,又加上乍暖还寒的天气喉咙痛咳嗽感冒,一般对待这些小症状我都不会去买药的,通常就是硬挨几天。我不是神仙,不可能一下暴富拿出那么多钱来摆平你们的一切问题,你们也从来没有给我带来过什么优越的生活环境,我也从来没有嫌弃过什么,人家还在努力找工作养活自己的时候我已经可以给家里面打钱了,你们还想要我怎么样?我也很累,请不要再给我增添烦恼了。谁不是穷苦出身的,人穷还多作怪,每天为了点鸡毛蒜皮的事情吵来吵去争来争去,这就是我不愿在农村待的原因。我正想构思一本关此的长篇小说,斥诉九十年代计划生育带来的种种弊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具体的事我不可能外扬,大家可以自行忽略这一段,吐完嘈以后老子依然是个爷们!

唉,一篇文章下来说的杂七杂八的,感情忽晴忽阴的,还要绞尽脑汁想方设法告诫说服自己这叫作风格,风格,懂不懂?看着床旁窗外的黎明泛起鱼肚白,我认识到我又经历了一个扎扎实实的失眠。哎呦,脑壳痛不想再写那么多下去了。

5号就是清明了,我在这里给大家送上祝福,不祝快乐祝安康。假期我要回家一趟,家乡可爱的小伙伴们有没有约的?



谢谢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