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池小吃美食联盟

螺儿 |通州童年的乡味

江海儿女 2019-04-18 14:11:22

小时候玩过一种桌面游戏——“抓螺儿”:一、二、三、四、五,手握五只棱角磨圆的石子儿,一只抛向空中,其余四只拍向桌面,腾出手接住回落石子;再抛一次,撸起桌面所有石子,并接住空中坠落石子。按每次拍回石子个数不同,能玩上整整一套,课间因此常显得短暂。游戏是生活的缩影,那手间翻覆所抓之物,不过是乡民最为熟悉的食材——“螺儿”——老辈人惯称“香螺”,学名“中华圆田螺”,俗名“螺蛳”。




吾乡沟渠多,水网密布,有一条直通长江的大河,叫“通吕运河”。清明前后,竹笋破土,淡水螺开始繁盛。水冷的时候,抓螺儿用耥网:耙网是用竹竿木头钉成的“T”字型工具,长竖是把手,短橫固定三角形小鱼网。将网沉到河底,压着竹竿推推拉拉,来来回回,凭着经验起上来瞧,耥的快的话一会儿就能装上半篮。小姑是耙螺好手,每次总能胜利地挎满沉甸甸一篮子回家,她把螺儿倒进盆里,常换清水,催螺儿们“吐故纳新”。




春天吃螺,清煮为多,煮熟的螺儿挑着吃。奶奶从绕线板上取下缝衣针,小姑别出心裁,拿上竹刀,去园子篱笆上砍来几只“戳人钉子”,递给侄子侄女一起挑。挑螺儿时给我们出谜语:“生的是一碗,熟的也是一碗。未吃是一碗,吃了还是一碗。”是什么?“香螺儿!”



挑出整整一碗黑白分明的螺肉,奶奶舀来老酱,小姑斟来酱油,嘱我们蘸着吃,说清明节前吃三次香螺儿,便不会害眼睛。可为什么螺儿就成了香螺儿呢?怎么就香了呢?我并不很懂,许是为着听起来好吃、惹吃罢?清明节祭祖也总少不了一盘春韭炒螺,大约祖先也好这一口。宽宽的洋蒜叶酱爆香螺,扒饭极好。



天热起来,小姑时不时就约上伙伴们一起去河沟摸螺儿。摸螺儿,人多点安全,互相有个照应,螺儿陷在淤泥中,踩进去拔脚都难,更何况水中还有蛇呢!摸回来的螺儿清水养净,父亲拿来老虎钳,夹掉螺儿尾巴下锅爆,葱姜蒜料酒一个都不能少,起锅时撒上青蒜,一家人围坐一圈,吮一盆百味淋漓的香螺,连汁带汤,那叫一个过瘾!


爱螺儿的又岂止我们家乡?湘粤用紫苏入菜:紫苏鱼、紫苏鸭、紫苏排骨、紫苏炒田螺……以紫苏之温辛芬芳祛螺丝之泥腥寒凉,实属神来之笔,是以传为经典。粤人炒田螺,食其形,桂地螺蛳粉,取其神。著名的柳州螺蛳粉之所以能从一众米粉中脱颖而出、独树一帜,其奥秘大约正在于对螺蛳的妙用——一碗酸香浓辣的螺蛳汤底粉,不见一颗螺肉却已饱浸螺鲜灵魂,大象无形,有种东方式的玄妙。


关于我们

 我们是一群充满热情、志同道合的志愿者。希望通过“江海儿女”凝聚通州乃至南通等地区的杰出人士、热心人士,共同关注、参与家乡的建设与进步。“江海儿女”公众号的愿景是: 集合江海才俊,凝聚反哺之心,贡献能力智慧,共促家乡发展。来吧,请关注我们的公众号“江海儿女”,加入这个大家庭!!!


公众号ID:江海儿女

长按二维码,关注“江海儿女”微信公众号!


江海儿女都在读


司云聪会见瑞士梅耶博格集团全球首席商务官MichaelEscher

 这个园区厉害了!成为南通创业兴业热土,完全融入上海一小时都市圈和经济圈

南通轨交2号线一期工程环评公示,17座站点首次曝光!起于港闸幸福,终于通州先锋

 南通机场新候机楼雏形已成!

 南通小将石宇奇击败林丹首夺全英公开赛男单冠军!

 江苏这条铁路为何刚建好就改造?未来南通去南京省时一半

 南通要有探险邮轮了!好期待呀……

 南通春天的味道:不得不说的刀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