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池小吃美食联盟

那些年,我们一起二过的日子——那碗螺蛳粉的故事

长弓是凡人 2019-04-09 14:27:07


再不疯狂青春就荒了,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那疯狂,是咬定一个舞台,用力活出生命的极致,活得出、对得起青春的巅峰体验。

青春太美好了,无论你选择怎样的方式去疯狂,都会留下遗憾。自从穿上军装,我们的青春,就注定了与那抹绿色融为一体……

跃马葱笼走一场,不负青春好时光。为了梦想,为了证明,也为了青春的纪念,1995年12月,放下高考补习班的课程,不顾家人劝告,我(赵明月)毅然背上行囊踏上了南下的列车,追寻属于自己的青春体验……

《那些年,我们一起二过的日子》由赵明月根据自己的军旅生活创作而成,愿此能勾起那些年你在军旅的点滴回忆……


十六、杨淑军吃粉



在阿明的记忆中,整个新兵训练期,杨淑军的腿肿得像个棒子,他把手指按下去,腿上的肌肉半天回不上来,卫生队给出的诊断答案是“骨膜炎”。


杨淑军就这样一瘸一拐地渡过了漫长而残酷的新兵连生活,他也因此免去了无休止的跑步训练,不过尽管如此,恨铁不成钢的三班长卢大钢还是不放过杨淑军,腿不行是吧?手行吧,个子小跑不动是吧?上肢不能闲着,国家的大米饭养着我们保卫祖国呢,这个人称“魔鬼钢”的家伙硬是逼着杨淑军练就了一手好器械功夫,当我们在五公里路上挥汗如雨的时候,这小子已经在单双杠上练就了身轻如燕的绝技。


待新兵连结束,他凭着这手绝活也挤进了副班长的队伍,当上了新兵连的副班长。


鲁迅先生说得好:奴隶出身的总管,在鞭响时比奴隶主更凶残。这句话用在杨淑军身上再恰当不过了。


当了副班长的杨淑军把每一寸空间都用到了练兵的舞台上:比如新兵们收到来信,本是一件高兴的事儿,到了他这儿,要做完30个俯卧撑才能看信,你比如站军姿头上顶本书,他就让新兵们顶盆水。


有两个17岁的四川兵,一个叫杜国连,一个叫杨凌,尤其是这杜国连,生着一张娃娃脸,一口娃娃腔,说话奶声奶气,带着这样几个兵,新兵连饱受折磨杨淑军一下子找到了当老大的感觉。


一日晚上,杨淑军带领全班搞完体能训练,杜国连又收到家中来信,杨淑军便带他到螺丝粉店吃粉以示庆贺。在那个年月,训练之余,几个老兵要上一碗螺丝粉,叫上几瓶啤酒,划上两拳是莫大的享受。


喝到兴起处,汗水直往外冒,杨淑军干脆脱掉白背心,往肩上一搭继续喝!


不料他这光溜溜的膀子在灯光下很是显眼,恰遇路过的保卫股长,看到如此军容不整的人,焉能不管。


于是走上前,轻轻碰了碰杨淑军:“唉,你是那个连队的?”


正喝在兴头上的杨淑军看有人用这样的口气问自己,且在自己绝对权威的两个新兵面前用这样的口气和自己说话,简直就是太不给自己面子,于是怒火中烧,腾得一下站起身来怒目圆睁:“滚一边去,再吵老子打死你!”


那保卫股长一看来者不善,于是乎转身骑上破单车,叽扭叽扭落荒而去,但见那杨淑君扯下被汗湿了的白背心往背上一搭,继续对手下两名新兵眉色飞舞。


此时,正在服务社上班的营长夫人上前轻拍杨淑军的背:小杨你还不快走,你知道刚才那人是谁吗?保卫股长!


闻听此言,杨顿时面色一沉,坚起一根手指对着两个埋头吃得正香的新兵吼道:你们两个,一秒钟内,在我眼前消失。


两个新兵撒开脚丫,飞奔而去,消逝在夜幕中。


此时,阿明正和几个骨干坐在晒衣场下聊天纳凉,忽然感到三团黑影闪过,笑:又没人追你,跑那么快干吗?


约十余分钟后,但见保卫股长带领纠查队十余人,人人手电筒武装带,阳台上纳凉的阿明瞬间作鸟兽散去,直到潜伏队电光逐连逐班逐床查完。


当晚,杨三人被关禁闭。次日一早杨淑军这“英雄事迹”迅速在连队炸开。


自此,老乡聚会,必谈当日杨之英勇,兴至所致,必学杨淑君口气竖一根指头:再吵,老子打死你。一秒钟内,在我眼前消失。



未完,待续……


请持续关注:那些年,我们一起二过的日子(军旅小说连载)。




往期回顾:

那些年,我们一起二过的日子(新兵年理论考核不如跑五公里)

那些年,我们一起二过的日子(靶场,刑场)

那些年,我们一起二过的日子(蒙氏方言)此节全程无尿点

那些年,我们一起二过的日子(教导队的老兵中途撤回不去了)

那些年,我们一起二过的日子(你有多久没写信了?)

那些年,我们一起二过的日子(有关系的都调走学习去了)

那些年,我们一起二过的日子(有了酒,我们就有了约定)

那些年,我们一起二过的日子(新兵连点名你印象最深的是哪次?)

那些年,我们一起二过的日子(新兵的除夕夜在干啥?)

那些年,我们一起二过的日子(新兵连投弹)

那些年,我们一起二过的日子(新兵吃包子事件)

那些年,我们一起二过的日子(新兵的紧急集合)

那些年,我们一起二过的日子



按我  加关注哦  



感谢你阅读和转发,这是一个吃杂食的公众号